佛法觀點隨筆 最新消息

佛教圈傳統經濟模式 VS 新模式

這篇來聊聊很多人常常批評我的「說法賺錢」。先給大家看一個數字:從約莫半年前我創辦付費式學佛影音平台後,每月平均從這些平台的收入約莫落在七萬元,然而我們團隊每一個月的開銷如下:

網站客服管理業務約四萬元
秘書編輯相關業務約三萬元
影片編輯處理業務約兩萬五千元

這些還不包括諸如特別宣傳影片、教材等等的細部支出,看到這裡,明眼人都知道,我每個月都是賠錢的,那為什麼我還要開拓「付費式學佛」這個系統呢?

其一是因為,我相信每一位正信弘法者,都是以「弘法」而非「賺錢」作為目標。那麼以「推廣」的角度來看,雇用團隊遠遠比利用義工好得多。坊間有不少佛學課程、大都標榜免費,但大家都知道在免費的情況之下,其質量如何。講了一百堂的經典課程,大部分的時間都是在話家常五四三,不然就是要為了尋找講課據點而奔波、為尋找義工人選而耗盡心力。

我要推廣的理念就跟我的新書標題一樣,也就是「快狠準說佛法」,不把時間花在無意義的話家常、談人情、找場地上面,因為這一切必要的開銷,都可以簡單地用金錢解決:

對我來說,珍惜求學者的時間與學法機會,才是最重要的。

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團隊能夠快速地推出大量的課程,每次活動的工作團隊都能夠精準掌握大家的需求,並且持續與大眾互動、提供資訊,這些都是錢堆出來的。當然,有些機構都能提供優質、免費的課程,你覺得他們的錢怎麼來的?
 

第二個重點是財團


大部分的大山頭都有財團、大功德主的資助,他們表面上不向社會大眾索款,但卻接受大財團、功德主上千萬、上億的支持,從某一方面來看,這樣的確也是推動正法的一個好選項,但有兩個關鍵原因,讓我不選擇這條路。

其一,是因為大功德主往往最後都會變成某種層度上的「外戚干政」(詳情請參考此篇);其二,如果以大財團的捐助作為主要開銷來源,那主事者大部分的時間與精力,就是投入在「周旋」、「交際」之中,以養育團隊的所有人員,但我剛好就是不善於妥協、不善於交際,硬脖子說實話的一個人,還是不要做自己不擅長的事情才好。
 

標定價碼讓人選擇,遠比開一個空頭數字讓人「發心」有道德


每次參與免費宗教活動,台灣人絕對都是被欺負的,因為大家太善良、太會為他人著想,看到「隨喜捐助」就覺得自己要發大心、掏空口袋中的一切,覺得對方好用心好努力,看到身旁人捐了這麼多錢,自己能不參與嗎?所以大家就這樣純潔地獻上了大筆的資金。君不見,藏傳佛教在印度地區、某佛教慈善團體海外事業體,或漢傳佛教在海外大部份地區的寺院,百分之九十都是台灣人捐助建立的?這樣可以弄到很多錢沒錯,但施主何辜!特別是要安排施主們如此用心工作以捐贈的金錢,需要何等謹慎與小心,我沒有那些敢隨意投資捐助款的高層人士那般掩耳盜鈴的勇敢。若要安排捐助款的開支,我往往會感到極為恐懼,要是對不起大家的發心了,怎麼辦?

所以,明定一個價格,就沒有這種「引人發心」的道德壓力感,安排資金來推廣佛教事務的人,也不用面對「道德壓力」。錢可以解決的問題,就不是大問題。我寧可背上人「說法賺錢」的罵名來有效率的推廣佛教,也不要運用宗教招牌,創造各種道德壓力感來逼人捐款、逼人付出。

我支出的每一份薪水,都是與工作同仁討論後的結果,從未、也不想吃人豆腐,反倒是那些接受財團資助的大山頭,除了有大量的資金之外,連「人力」也要人發心。去各大山頭的人事部門,打聽他們的薪資多少,你就會略知一二了。

最後一點,是因為我看過太多優秀的佛法人才,因為環境因素離開僧團後,卻無法做任何與佛法有關的工作。他年輕受到一切與佛法有關的教育都白費了,十方供養他的金錢也白費了,因為他無法以推廣佛學養活自己。

我要改變這件事情,所以我第一個站起來推佛法付費式平台,等我被罵完了,他們站起來也就沒那麼多挑戰了。

簡單來說,我推廣佛法的方式以大眾參與為主,不願意受到財團影響,講究有效、快速地推廣,而不是運用道德壓力感來讓人出錢出力完成自己的事業。那些不事生產、不繳稅,又接受社會各種資源挹注,卻每天流連於各種施主飯局、修法禳災,在組建佛法推廣事業方面都毫無付出(例如出書、影音、講課、翻譯、研究),只不過是拿著佛陀的招牌,賺取大量的金錢來支持自己那「無憂無慮雲遊事業」的人,才是真正的滅法者。

總之,如果一個出家人過的日子,跟「順治皇帝讚僧詩」裡描述的一樣,那大概就是個廢品了。

 

 


這是一篇與佛法哲學觀有關的文章:佛法生活化的核心,就是實踐佈施、持戒、禪定的三個核心,也是我們在討論、回答各位的問題,與設計線上和線下課程時的核心。

如果你想要更進一步的瞭解更多資訊或是提問,請參考關於我,或是加入我們的佛法共學計畫

 

核心是了解生命無常
讓我們拿回珍惜生命的選擇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