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讀書的時候曾與同學們聊到,要是有朝一日我們作為老師,應該怎麼教導學生。

我已忘了那時候是怎麼回答的,但當自己慢慢開始有一點小小的責任與他人分享所見所學時,發現現代的老師們最常以三種方來教導學生,雖然證悟的老師們在本質上是沒有優劣差異的,但我認為從對學生的利益多寡的角度稍微討論是必要的。
 

第一種老師


最常見的是給予大量的密續灌頂,稍微謹慎一點的話則會建立一套實修規則,但是更多的是弟子求什麼就灌什麼;無論是前者或後者,其弟子們大多對於整個修持的理論基礎、核心思想、最終目的沒有真正的理解而只是在座上打打手印、念念咒語、觀想出不同顏色形狀的本尊而已。這樣的情況誠如寂天菩薩告誡我們的:「一旦修持並非以對空性的了解作為基礎,則所作悉皆枉然。」一般,在對於空性與如來藏一體兩面思想完全沒有理解的情況下,仍然真實地把每個本尊當做各種不同的保護神,這樣的修持是否能夠調伏我們的情緒並究竟斬斷我們的我執呢?
 

第二種老師


第二種老師以第一種為誡,從而講究經論的重要性,但卻在某種層度上使其義理變成了哲學與理論,口號式的要求停留在大腦與辯證的層次卻離我們實際的體會甚遠,師生二者精通多部大論卻在一個小對境上栽跟斗的狀況層出不窮,如果一言以蔽之就是重解而疏行,使得佛教變成了佛學、生活態度變成了理論,失去了生命。
 

第三種老師


第三種老師則強調理論與實踐的結合,在研究理論的同時強調實修的必要性,這樣知行合一是古今所有賢哲們所強調與推崇的。儘管如此,老師們在教學的時候卻經常使用既定的步驟與原則,一邊強調獨立思考智慧的重要性一邊要求學生死板地硬背不同修持與理論的教條、一邊聲稱眾生根器的不同一邊硬要把種種的法門分成高與低、殊勝與普通的名目,某位大師曾經說過:「所謂道次第的法教正適合藏人,因為藏人單純、老實,上師怎麼教就怎麼做,把步驟安排好他們就會卯盡全力去衝刺。」,而現代的社會比古代更加複雜、人們的教育程度更高,是否適合制式化的教學很明顯是有待商榷的。

所以,我以為最為難得的是深知所有一切的佛教都是為了調伏其心,不停地鼓勵學生與自心、情緒、概念溝通的老師,這樣的老師極為極為之稀少。

別以為這只是實修而不懂經教,真正能夠自淨其意的行者對於空性、如來藏、菩提心等的認知絕絕對對勝過在說著八萬四千法門是為了調伏八萬四千煩惱的當下自心卻早已散亂的「學者」。

 


這是一篇與佛法哲學觀有關的文章:佛法生活化的核心,就是實踐佈施、持戒、禪定的三個核心,也是我們在討論、回答各位的問題,與設計線上和線下課程時的核心。

如果你想要更進一步的瞭解更多資訊或是提問,請參考關於我,或是加入我們的佛法共學計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