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文章:

所以在心性還沒有被指引之前,你要怎麼樣去判斷根本上師呢?或者說我們該怎樣去有一個規範呢?這其實大概有兩個方向:

第一個就是說,你現在傳的這個法,你在修持的時候呢,上師是跟這個有關的,我舉個簡單的例子,比如說,假設你的一個法門是叫做文殊閻魔敵好了,閻魔敵其實有分伏藏系的跟非伏藏系的,假設你是伏藏系的文殊閻魔敵,那傳給你的上師是某某仁波切,你可能有別的主要老師,可是當你如果在修這個法的時候呢,它裡面都會提到、觀想根本上師與本尊,基本上你就是要觀想傳給你這個法的老師,這個是指說在修法的時候,所以基本上你在修不同的法的時候,你觀想上師跟本尊無二無別,就是觀想那一個上師。

除非說,你有問過傳法上師說,我可不可以觀想我自己比較喜歡的某個根本上師,或者說他有告訴你說你應該觀想誰,比如說我們噶舉派有些仁波切,他們在傳法的時候都會說雖然傳法的人是我,但根本上師請你觀想大寶法王噶瑪巴,之類的。那這種情況的話就很明顯,所以這第一個是跟修法有關的。

那麼第二個就是說,我們一般都有認知所謂我的根本上師是誰,那基本上就是取決於你最有信心的那一位。在暫時的情況下,在修上師瑜珈的時候呢,你是以他做為修持的對境。當然除非他有告訴你說你要以另外一個為對境,你也覺得這樣很好,可以這麼做。

第三個重點:怎麼樣去尋找根本上師呢?根本上師不太是用尋找的,因為直指心性這種狀況並不是一個你好像找啊找有天會找到這樣的情況,所以,這就是為什麼,在噶舉派跟寧瑪派裡面那麼重視四加行,或者是六加行等等,乃至於有五加行這樣的一些修持,因為這些四五六加行,無論如何是幾個,這些加行呢,它的一個很重要的目的是,讓你準備好被你的上師直指心性,我們可以用最簡單的方式來講。所以,與其花時間在那邊跟不同的上師求不同的法,然後去找出一個你最相應的,還不如把這些時間拿來修持可以幫助你集資淨障的一些法門,這個是幫助你準備好遇到你的根本上師,可以這樣子說。

當你準備好之後呢,透過業緣的一些運作,法界自然的運作的能力,你自然就會被上師所直指,據我所知是這樣的情況。

那因為這個主題是跟實修有關的,我個人覺得跟實修有關的東西我完全沒有資格做出什麼我個人的評價,但基於經論上以及傳統上的一些意見呢,給您這樣的一個分享,希望對您有幫助。

那如果你們覺得,在聽聞到你們的老師或其他上師跟我所說的有相違的話,那請您就不要聽我的,請遵循上師給您的開示及意見,這樣子會是比較恰當的做法。謝謝大家。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