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文章:

但是現在有一個根本問題就是,在家人對於經論的研究沒那麼深,這是一個問題。一般在家人對於經論研究沒有那麼深的時候,你要找出根據去反駁他,可能就很難。或者是要找出根據去提醒他,也會變得非常的困難。那這種時候,我覺得如果我們沒有辦法積極的去……不能說是反駁,或者說積極的去指正他的話呢,比較好的方式可能就是,比較消極的獨善其身吧。

我想,在積極的行為可以達到之前,消極的先獨善其身是比較好的。但是一個很重要要切記的是,不要想說,這個上師這樣講,你覺得他講得不對,就跑去問那個上師的上師,你去問他說,他這樣講對不對。我覺得這樣就不是一個非常好的方式。

所以,不應當用這種會被人家誤以為在挑撥離間的方式,而最好是用有根據的經典、經論來提問,會比較恰當。我覺得。但如果我們自己沒有這樣能力的話呢,那可能自己先多多觀察這個上師,再決定自己要不要做依止。

然後另外一個部分是,一個很現實的問題是說,我們不能想著要去改變他的信徒。有時候這個上師對其他的信徒造成許多的影響,但他說的可能是錯的。但是,我們想要去糾正他的話,你認為自己是對的,想要糾正他,你想要幫那些信徒,到最後你會竹籃打水一場空,你會非常的疲乏。因為每個人有每個人的因緣,在這種情況之下,你認為你說的是真理,然後上師說的是錯的,那麼希望那些信徒可以快點清醒過來。但有時候信徒們可能對於自己上師有一種強烈強烈的,說直白點,是執著吧,他可能把他的我執轉移到對於上師的執著,所以他是無法接受任何人對他上師的批評與批判。

這邊的意思就是說,不要想著你要去改變其他信徒,他們的信仰和他們的崇拜,我覺得這是非常危險的。我們最多最多能做的,就是儘量儘量去宣揚、或者說去拿經典跟論典根據,來客觀地提出探討。

所以這一切的根本來到什麼?這一切的根本來自於,行者自己本身有沒有足夠的佛學知識跟智慧。因此為什麼一再強調經論的原因就是很重要的。尤其雖然是在密教裡面講究依止上師,但是,如果我們沒有經論的任何根據的話,我們連依止上師的方式也不會知道。

所以我想,對於經論的聞思修,是不論出家人或在家人都必須具備的很重要很重要的一個功德,或者是條件。希望這樣子有對您的問題達到一定程度的協助,謝謝!

0/5 (0 Reviews)

文章分享: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