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文章:

其實看露西也是幾個禮拜前的事情了,看完之後深受震撼,想不出竟然有人能那麼完整地詮釋佛教。

視露西為哲學電影的人不少,網路上可以看到種種說法紛飛,有趣的是,他們都無法提出能與這部電影裡能完全相應的一家哲學系統。也有些人將援引了佛教觀點,但不外乎就是在說大腦開發的神通、最後結局就是等於涅槃云云。說實在的,令人有點失望。

其實依我來看,這部電影完整的陳述了佛教哲學中的歷史、宗派、精華等等,無有相違、順序井然地舖設了整個系統,卻用精要簡單地方式表達,令人歎為觀止。

少廢話,我們開始吧。
 

重於擁有,而非存有?


第一個場景,應該是在諾曼教授向法國的學生們講解他的理論時,最後點出了海豚自己開發出聲納、而人類則是創造了聲納系統這兩者的差異,推出了一個假設性結論:人類是不是重於擁有,而非存有?

擁有跟存有兩者,說白了就是「新創造某個東西」與「開發出本來就有的東西」這樣的差異;反過來說,一旦需要去新創造,就是指本來沒有的;而本來有的,則不用去創造。

諾曼教授以聲納系統為例來討論這兩種情況的差異,當然不只聲納、任何的能力都可以包含在裡面;但我想談的,是覺悟的能力。

我們知道,所謂成佛,講白就是覺悟,但覺悟到底是怎麼發生的呢?是本來沒有的東西、我們去新創的,還是本來有,我們去開發出來呢?
 

大乘與小乘的差異


這兩種差異,正表現了大乘與小乘的差異:大乘認為眾生都有覺悟的可能性,或又將那可能性視為種子(傾向存有)、小乘的見解則認為要是承認了種子的存在,必得承認它生死流轉的乘載所依,也就是「我」。因此否認這樣的看法(傾向擁有)。

要注意的是,這邊的大乘指的是緣起學說的追隨者,不管要怎麼定位那所謂「能被開發出的東西」:是像唯識一般說那是種子呢,又或是要像中觀那樣說是一切的可能性──空性都行。

如果注意到的話,你會發現我們這裡少了大乘裡的一個學派,因為其實還有第三個選擇:歸零。但這部分我們最後再談。
 

從佛教的觀點看電影


露西接著從一個凡人,經過一連串的波折後,腦力開始極速開發,當她從被拘禁的地方逃出來的時候,她做的第一件事情,是拔槍殺死了外面拘禁她的人,再跑到醫院去請求檢查。這段過程中,她表現出了一個明顯的特點:腦力的開發使她的脆弱面,或籠統地說「人性」暫時(或永久?)被抑制。這些脆弱面當然包括負面的恐懼、痛苦、害怕等等,但也包括了正面的同理心、悲憫。這段最關鍵的,是她聯絡教授,問教授給她什麼建議,而教授建議她:「將妳的知識傳遞下去。」讓她有了腦力極速開發後的人生目標。

這部分用比較極端地方式闡述了小乘聖者──阿羅漢的境界:修習小乘法門的行者在智慧與神通大量開發,且達到某種果位的情況下,不但不會再有恐懼佈畏等等;反過來說,也沒有某種憐憫同理之心,說難聽點的話,會有種事不關己的味道在裡面,直到佛(教授)將其從小乘的涅槃中喚醒,才會開始步入利益他人的菩薩道上。

接著,步入了菩薩道的露西搭上了前往法國的班機,但在飛機上,她的肉身卻開始毀壞,當時她驚恐至極,即刻吞了許多的藥物來維持。

我們這邊可以做個有趣的推論:首先,她還會害怕自身的毀面,證實她當時尚未證得阿羅漢果、色界粗品煩惱應該也還沒斷,再了不起也就個二果吧,所以最多也就是個從二果轉入菩薩道的凡夫;但她已經生起無作利益所有人類的心態,那資糧道是一定有的。

但如果注意看,你會發現在飛機上大量用藥的前後,露西在對事物的認知、自己能力的掌控有很明顯的改變:或許算是在一座(大量用藥)之中衝上見道,那大概是個利根眾生,從加行道暖位一座現證空性吧(笑)。

下一段其實沒什麼,是當他們在法國追車的時候,如果大家注意到,你會發現,當帥警察告訴她:「這樣我們會死掉!」時,她的回應是「We’ve never die.」

當然我忘了中文字幕是什麼,但沒那麼傳神就對了,這句大家自己看吧,一看應該也就知道了。

帥警察曾經問露西:「你這麼厲害了,要我幫什麼忙?」露西回答:「提醒我僅存的一點人性。」

這也恰好契合菩薩聖者們的狀況:菩薩為了利益眾生而發願投生於輪迴,因此「刻意」保有一點細微的貪欲種子在那不滅除,以幫助它自己得以投生道輪迴中利益眾生;只是要不要把貪欲跟人性劃上等號就不是本文要討論的了。

接下來是我最喜歡的一段,露西在圖書館會見了教授們,並告訴他們人類用既有的概念來理解大自然是錯誤的,唯一真實、得以測量的是時間。

直接說吧,這是唯識。

唯識認為所有外境都是空,唯一真實的是最細微的心識時間分;要了解的是,所謂的「空」,是指並非概念所能理解,由於概念都是二元的、絕對的,所以必然有其破綻,而「空」就是從這些破綻下手,反證概念是無法真實了解到事物本身這個事實。

佛教都談空,但各宗派對於空的認知有深淺層度的差異,唯識認為外在皆空、但最細微的心識時間分真實,正與此處所說相呼應。

我們可以推斷此時露西象徵的是已經登入聖者位的菩薩,但是在思想上仍然停留在大乘初階班──唯識學中,那大概是還沒到八地以上,也就是在二地至七地之間的某個地方吧。接著,她坐在椅子上,將大腦的能力開發到極致;倒轉了時空,留下了知識後,消失了。

這邊看似簡單,其實複雜,我分開來解釋一下。

首先,我們一開始提到了「擁有」、「存有」、「歸零」三種狀況,也點名了小乘與擁有、大乘與存有的關係,但是歸零呢?
 

歸零是金剛乘


金剛乘的法教是建立在佛的三轉法輪之上,強調眾生本淨本真,被假的障垢所蓋住了,所以只需要把這些障垢清除掉就夠了,不需要去「創造」或是「開發」什麼,因為它本來就已經完美了。

最後的場景導演用與一開始反方向的方式來闡述:本片一開始是一個細胞分裂為兩個、兩個分裂為四個這樣一路下去的過程;而最後則是四個并為兩個、兩個并為一個,這恰好解釋了所謂的「歸零」。

也就是說,露西從一個追求創造的凡人「對應初轉」、進而成為一個能夠開發的神人「對應二轉」、最後成為一個歸零的不知道是什麼的東西「對應三轉」;順序與過程正好排列出了三轉法輪、或者三乘佛教的根本差異與順序:創造你沒有的、開發你有的、回歸你本來的。

接下來,就不難理解最後露西在「歸零」的時候,其實是把所有的概念都歸零到最原始的狀態,這個時候也已經突破了時間、象徵破除了「時間」是準確測量的這個概念,算是進入了中觀吧。

儘管她已經進入了不被任何概念所束縛的狀態,但仍然能留下許多許多的知識,正好表現出了佛的兩種智慧:如所有智(了知一切本空)跟盡所有智(了知諸法分別)的特質。

最後歸零了,空了,那就是法身。沒有形體、沒有阻礙、沒有來去、如汪洋般的法身。

 

 

 


這是一篇與佛法禪定觀有關的文章:佛法生活化的核心,就是實踐佈施、持戒、禪定的三個核心,也是我們在討論、回答各位的問題,與設計線上和線下課程時的核心。

如果你想要更進一步的瞭解更多資訊或是提問,請參考關於我,或是加入我們的佛法共學計畫

 

0/5 (0 Reviews)

文章分享: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