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文章:

為什麼要強調這件事情呢?因為我們常常會把事情看成絕對的。基本上,當我們的分別在運作的時候,它就潛藏了很多絕對的因子。

因為經典記載,我們的分別心、也就是我們的判斷,概念性的判斷在運作的時候,它都是有一個【立】跟【破】的過程;它會【取】一個,【捨】一個;它會證明【是】,它會否定【非】。它都會有一個絕對性的正定和否定的過程。相對於,我們的分別、我們的直接經驗就不會,譬如說,我看到的時候,只是全然的看到,它沒有說我看到什麼沒有看什麼,當我要判斷的時候,是我的分別去判斷。

所以,分別有這種要、不要;好、不好;對、錯,這種對立選擇的特色。但是,我們常把分別的判斷當成絕對的。譬如說,好是絕對好,壞是絕對壞,這裡潛藏著執著。所以,中觀宗一直要破除要告訴我們所認為的這些,其實不是真實的,我們所認為的這些判斷都不是絕對的。

因此中觀宗很擅長用針鋒性的邏輯,把我們這些判斷分割再分割,一一拆解。它終極的目標是要告訴我們這種主觀判斷,只不過是每個人給它的標籤而已,客觀上不存在。

客觀的狀態,並不是我們所能真正能經驗到。我們所經驗到只不過是我們一個又一個主觀而已。

當我們把這個主觀當作客觀,當我們把這個認識當作事實的時候,就有問題。所以,它告訴我們,這不是事實,這不過是我們認知。

但在語言上面我們可以闡述認知,但認知並不絕對符合事實,事實上事物本身的運作方式以及事物的存在,現在我們講存在也是一種概念,因為語言方便溝通,所以使用。

事實上,這一切的運作都是我們的認知沒有辦法去限制它,我們的認知沒有辦法去絕對的了解它。這大概是中觀宗的要點。

所以以上是有部、經部、唯識宗、中觀宗簡略的解釋。

0/5 (0 Reviews)

文章分享: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