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法與民俗 最新消息

可以只在初一、十五吃素嗎:關於吃素的問答補充

問:只有初一、十五吃個發心的,這有意義嗎?

答:這就看你的動機。因為每個人吃素的動機不一樣,台灣很多人吃素是為了還願,例如爸媽生病。我媽媽當年吃素好像就是因為外公生病,我媽媽希望他身體變好,於是就吃素,結果真的好了,就一直吃下去了。

吃素要看我們的動機是什麼,如果依照佛教正統來看,因為你深信如來藏學派而吃素,合理;因為你要修某個本尊法門而吃素,合理;因為你營養充足,也不想殺害生命,因而吃素,也合理。這些都是合理的。

可是如果為了某個人病好,所以我吃素,這個發心是對的,可是不太符合佛教的因果道理。你吃素這個行為對於他的影響到底在哪裡,佛教並沒有很明確講到。它只有告訴你:的確,如果你進行齋戒,這個齋戒不是指吃素,這個齋戒有一系列的規定,不是只有吃素這一條。齋這個字來到中國好像就變成吃素了,在泰國也是,在泰國如果想吃素,只要有寫個「齋」字的,就是素食。

但其實「齋戒」這個詞在佛教裡不是吃素的意思。齋戒這個詞指的是遵守幾條戒律和一定的規範,比如過午不食,這才叫齋戒。這才構成佛教所講的齋戒。但是如果你為了別人而吃素,但你沒有受齋戒,只是單純吃素的話,會不會有利益呢?如果你的動機是不想殺害生命,想要減少傷害生命,所以吃素,那當然是一項善行,那你要把善行迴向給他,這是你個人的行為,但是到底因果能不能這樣運轉,迴向是要到大乘才有特別強調,所以到底因果能不能這樣運轉呢?要知道,大乘裡面對於迴向的討論非常多,所以,不一定。這沒有絕對的答案。但是,你如果是為了還願而吃素,當然我們身為佛教徒是很鼓勵任何這樣的善行。可是如果你將這善行作為唯一的標準時,就不太好了。

問:世間護法有吃肉的嗎?

答:有些吃。那是他的異熟果,他天性就是必須吃肉。

問:有規定不能吃牛肉的法嗎?

答:這很明顯受到印度教的影響。

問:目前知道有教團遵奉如來藏系的《涅槃經》,但是遇到吃素的議題時,是使用《文殊師利問經》的觀點。

答:我覺得從一而終很重要。你不能好處拿這部經典談,壞處拿那部經典談,要嘛就跟著A走,要嘛就跟著B走,要走清楚。
 

關於引用經典的補充


我再做一個總結。首先,佛教徒不一定要吃素;佛也沒有規定你一定要吃素。佛有鼓勵你吃素。而提婆達多規定吃素,但是他的問題在於,不是因為他認為吃素很好,而是在於他想用這個方式來分裂佛教,並且取代八正道。

所以認為吃素是佛教核心價值的人,那是邪見,跟提婆達多一樣,是外道見。吃素不是佛教的核心價值,就像如來藏不是佛教的核心價值一樣。如果你認為吃素是佛教的核心價值,那你就間接在說如來藏學派是佛教的核心價值。可是上座部就不相信如來藏啊。

再來,的確有經典特別強調吃素,最主要是《大集經》、《象脅經》、《涅槃經》、《入楞伽經》、《央掘魔羅經》這五部經典,它們是如來藏系的。所以,如果你是如來藏系的追隨者,你最好吃素。

根據覺囊派的研究,如來藏學派的經典最主要有十部。可是講吃素的經典最主要是這五部。不過如果你修某些特定密法,就要吃素。跟佛教徒與否沒有關係,這是禁戒,是那個本尊的戒律,要照人家的規定走。《楞嚴經》太多爭議了,很多人說它是中文。乃至於最有名的學者呂澂也講了〈楞嚴百偽〉,他認為《楞嚴經》是偽的。既然《楞嚴經》比較有爭議,那我們就引用剛剛那五部沒有爭議的經典。
 

分享我個人的故事


我要講一個對我而言滿重要的故事。我胎裡素,可是我平常沒有鼓勵人一定要吃素。我在華人地區,我們吃素的概念是不吃蔥、蒜,可是後來我要去噶舉派的佛學院讀書時,印度那邊吃素是會吃蔥蒜的,而我那時受到的教育是:佛教徒不吃蔥蒜。我那時很小,才十一、二歲,我很掙扎、很焦慮。

所以我幾經掙扎後,就寫信問法王噶瑪巴。他們當時有提供一個網站,可以寫信,他們會替你把問題轉告給法王,我到現在都還記得那封信是怎麼寫的。我說:我想要去讀書,但是我不吃蔥蒜,那我就沒東西可以吃了,怎麼辦呢?後來法王回信說:的確是這樣,可是,不要為了蔥蒜這件事而放棄了學法的機會。

法王是這麼跟我說的。既然法王都這樣講了,那就去吧!我那時是一個小朋友,還是非常有信心的。當然我後來還是沒有吃肉,但是有吃到蔥蒜。總之,很重要的概念就是,佛教裡不能以吃素作為第一準則,不能以吃素做為最主要的價值,吃素從來都不是最主要的價值。

我再講一個自己的經歷。以前在寺院時,晚上要辯經。但有時,在某些情況下,有些藏地的功德主會特別供齋。供齋時就要幫他們做一些法事,幫他們唸經。他們會唸五大願文。裡面有個《入菩薩行論》的願文。供齋時會特別把僧團請出寺院來供齋。

僧團在寺院裡是不煮肉的,可是請出來之後,大家可能會供養各種食物,包括肉食。所以很多藏人沒有辦法不吃肉。當他離開寺院到外面,像我是吃素的,就會拿到素食,可是有些人拿到的是肉。

我最深刻的感受,並不是要批評誰。當我們念《入菩薩行論》的願文時,我對一句話印象很深刻,這句話的意思是:祈願一切眾生都能遠離互相啖食的痛苦。在我們僧眾唸這個的同時,很多僧眾面前擺的是肉食。我不覺得那有對錯。但我認為,當我們在唸「眾生都能遠離互相啖食的痛苦」,唸完之後就吃肉。這個邏輯對嗎?

如果你每天都在講:我希望利益一切眾生,我希望幫一切眾生,我希望如何如何去利益一切眾生,但是卻吃肉,這邏輯好像真有點不太對。但這不是對錯問題,我只是講我自己的經驗。

我現在要回到的問題是,很多的密宗中心有個問題,很多人沒有學過漢傳、沒有學過顯教的法,直接來到藏傳中心,尤其是很多有錢人、公子哥、時尚人士,他們可能覺得藏傳佛教裡沒有那麼多規範,他們就來到藏傳佛教。

他們來到藏傳佛教之後,不知道是上師的問題還是翻譯的問題,總之,他們學到一種概念:我們是密教,我們是無上密,所以我們可以吃肉,我們可以喝酒。他們學到這樣的概念,認為我們是無上密,我們比較高級,所以我們可以吃肉,喝酒說是吃甘露,吃肉說是吃天食。

這是邪見,說這個的人是壞因果。為什麼呢?

無上密裡面的確有講吃肉,但是他吃什麼肉你知道嗎?有五肉:狗、象、人肉等等。這五肉是象徵印度那個時代最髒、最污穢、沒有人要吃的。而且五肉的同時有另外五個東西,叫作五甘露,五甘露都是以排泄物為主。

它並不是真的要你吃。這五肉和五甘露是象徵性的。但是這些人沒有搞懂這邏輯,這無上密的邏輯是:我們要沒有分別心地去經驗所有事物,不要覺得這個好、那個壞,覺得這個我喜歡、那個我討厭。它是站在這立場來講這件事。這是這些人卻把這拿來合理包裝他的慾望,他想要吃肉;想要吃肉就承認,可是不但不承認,還拿密教來幫他背書,這是糟糕至極的,作為密宗弟子的人是不可以名正言順吃肉的。

作為密宗弟子,如果要名正言順吃肉,那同時也要名正言順去食用密續上講的那些排泄物。它並不是真的要你吃,它是象徵性告訴你說,我們要沒有分別地看待事物。

它是要人們沒有分別,他卻把沒有分別的這個標籤拿來合理包裝他的分別和他的慾望,這是糟糕至極的。所以不要用這來包裝自己的慾望,想要吃肉就承認:我的慈悲心就是還不夠利益一切眾生,我就是還有這慾望。

承認才會有美好未來,我們才有辦法進步。

 

 


這是一篇與佛法信仰觀有關的文章:佛法生活化的核心,就是實踐佈施、持戒、禪定的三個核心,也是我們在討論、回答各位的問題,與設計線上和線下課程時的核心。

如果你想要更進一步的瞭解更多資訊或是提問,請參考關於我,或是加入我們的佛法共學計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