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文章:

活動名稱:Pressplay 現場共修
活動時間:2020年2月8日
活動地點:上慈居
主辦人:羅卓仁謙
紀錄:蔣筱珍

佛教思想的三大特性—三法印是諸行無常、諸法無我與涅槃寂靜。

世人因忽略自己不斷變化,無法感知無常,而認為自己是一個長存不變的實體,所以產生執著此身的無明,並在臨死時引發求生欲,而促使進入輪迴之中,無有出期。因此認識無常,被認為是佛法最重要的起點。

無常有二,一為「念死無常」的粗分無常,二為「證悟剎那生滅」的細分無常。凡人在每一個變化當下,因無法正確觀知而產生各式各樣的困擾和煩惱。是故透過禪修,能協助我們如實知見。因此認知「無常」,對於行者走向解脫至為重要。

原始佛教中的無常

原始佛教認為所有經驗是透過感官來認知的,而人的五蘊有漏,此有漏五蘊(或稱近取蘊),源自轉世時,因善、惡念頭調動的業力,而形成此生五蘊。因此也就受限於此,而為有漏。
因此,原始佛法主張,透過「止」與「觀」禪修,能幫助我們認知到「無常」。
「止」是訓練心安住,尤其是要讓心堪任。讓心有正知(感知力)和正念(續航力),而非處於昏沉、掉舉或是有分的狀態。「止」的訓練,首先要有一個所緣,讓心繫在一個地方如呼吸、感受、景象…等。訓練心越來越加穩定、堪任。但若目標只是讓心定下來,而不是堪任,則易陷入「愚禪」。愚禪雖極為專注,但因關掉感知力。表面上看來煩惱減少,實際智慧也付之闕如。

然而,「止」並非佛法獨有,佛法的特色在於「觀」:當透過正確的觀(貼標籤),會得知無常不是意識形態,而是一種結果。原始佛教的觀,是觀察身、受、心、法四個面向,此即四念處。透過「止」訓練心堪任,接著藉由貼標籤,如實觀,如實知見,如實思惟,會「觀身」而得出「不淨」的結論,同理:「觀受」感到「是苦」,觀心感到「無常」並觀法而感到「無我」。

後期大乘所說的無常

後期大乘主張,「無常」的認知模式要從產生「定解」(或稱勝解)開始:定解是一種強烈的判斷,是堅定不移的信念。如佛弟子相信因緣、輪迴,無常等等,此定解就能促使佛弟子走向解脫。

舉例來說,在密勒日巴道歌中,當尊者返回故鄉時,馬爾巴譯師回答尊者的《返藏道歌》裡,曾對他說:「汝至藏地斯瑪崗,十二地母當相迎,明日漫長旅途中,空行勇父當護送,懷念故里家宅中,當見無常如幻法」。果不其然,尊者返家後看到了家園破敗,心中遂升起無常的定解,而唱出「此即無常如幻證,此證使我修瑜伽。」由此一再地提醒自己,要將生命投入修行。接著修持方便道,終得證悟。
產生「無常定解」,通常需要透過事件的觸發,且需不斷提醒自己。在岡波巴大師的《解脫莊嚴論》中,建議行者可以從外在景象、內心變化、一天的變化以及人的生命等面向思考,以獲得「無常的定解」。

另外,有關走向覺悟的大手印修禪修技巧,岡波巴大師在依止密勒日巴尊者後,發現修持瑜珈、氣脈、明點的方便道並不適合所有人學習,所以重新組合了另一個適合大眾的「修心—大手印」的解脫道,大大降低門檻,讓更多的行者能修持大手印禪修技巧。

原始佛教與後期大乘對「無常」的不同定位

佛法的關注點是停止轉世,停止「誤解生命的事實(無明),進而產生求生欲,落入轉世」這樣的循環。而原始佛教認為所有經驗是透過感官來認知的,主張「境根和合」則生識。然而,五蘊是有漏的、表示如眼根等六種感官也是有漏的,它們天性上帶有缺陷,感知範圍小且弱,因此無法認知實相,而有煩惱,又被稱為「浮塵根」。

而當行者透過止觀禪修的持續鍛鍊,則能創造一組新的根,稱之為「清淨根」。清淨根的因緣來自禪定,以新的感知能力取代舊有的感知能力,則能如實觀察實相,故不生煩惱。如天眼第一的阿那律。

是故,原始佛教的「無常觀」是禪修後,自然得出的結論,屬於智慧增上的結果;意即透過「止觀禪修」,達到無時無刻「感知」到一切存在本身就是「無常」。

後期大乘佛法則主張培養「無常定解」,通常是透過某事件觸發或自我提醒世事無常,屬於習修大手印的前的過渡期。如密勒日巴尊者先產生「此即無常如幻證,此證使我修瑜伽」的定解,然後循方便道、習修大手印以得證悟。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此文章是羅卓仁謙佛法學習訂閱制學員每月一次的「共修行者」現場全日活動中,禪修主題課程的概要內容報導。

此每月一次的現場課程含早上的開放式齋戒共修,下午的信仰主題講座與主題式禪修課程,目前已進行兩年有餘,相關資料、課程紀錄都有完整的整理與條列在訂閱平台上。

歡迎加入與我們共同學習的行列:

羅卓仁謙佛法學習平台
課程優先報名資訊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