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文章:

活動名稱:Pressplay 現場共修
活動時間:2019年1月18日
活動地點:上慈居
主辦人:羅卓仁謙
紀錄:蔣筱珍

凡夫從發心走向解脫,是一連串藉由訓練內心以脫離熱惱,看清真實的路途。其中,「看見真實」與「維持擴展此『看見』」,就是「指認」與「保任」最原始的意涵。
修行架構在原始佛教、大乘顯教和密教雖有差異,然其循序漸進的次第:資糧道、加行道、見道、修道、無學道等五道,卻是共許的。

原始佛教的道次第

資糧道如人遠行需得蓄積,以幫助行走更為有利。此階段的修行雖有很多面向,在禪修上主要是「止」。
當成就止後,心專注穩定,遂將止運用在「自相觀」之上。透過大量標定專屬於各自獨立行為或感知的標籤,例如:抬腳、握拳或苦、甜感受。此時對於這些特定且分別歸類而無共享性的無數標籤,並不帶情緒與判斷,就只是純然下標籤。這一階段,仍可說處於資糧道上。

透過不斷練習,會發現這些行為與感受(自相觀),每一個存在或經驗均帶有「無常、苦、空、無我」等四個特質。亦即不論抬腳、握拳等行為或苦、甜感受,都共通帶有這四相,此即「共相觀」。亦代表行者進入「加行道」。

「加行道」有加功運行之意。也就是行者已確立此道確實是通往「解脫」,所以必須更加努力前行。相對資糧道自由多元,加行道的步驟明確。
當共相經驗越來越深入,透過加行道中煖、頂、忍與世第一法的過程,行者有時或可驚鴻一瞥感知真實。最終在某個剎那「親見」法的真實(無常、苦、空、無我)樣貌時,行者進入「見道」。

「見道」又稱「入流」或「預流」,表示進入聖者之流。行者進入見道時,不僅親見當下的四相,也會親見或推理過去與未來一切都具有此四相。「見道」以上的修行者,一定會在可預知時間內得到解脫,且不再退轉。
接著,行者進入「修道」,並將「見道」的經驗維持並擴張,修道有根斷煩惱的特性。

第五道「無學道」,意為無可學,表示解脫之道的結果(解脫)。

見道是修行中很重要的分水嶺:見道之前,凡夫智慧並不持續,無煩惱乃因沒有助緣,因此只能壓伏煩惱而無法根斷。而進入「修道」,則斷煩惱之因,所以煩惱不再升起。

大乘顯教與藏傳佛教

不同禪修系統,有不同的框架方式。

大乘顯教的禪修與原始佛教相近,都是先從止入手,接著透過自相觀、共相觀逐漸往見道習修。只是在資糧道時,大乘顯教多了發菩提心與累積福德資糧的部分。

而藏傳佛教修禪的框架為「見、修、行」三個階段:「見」是觀點的意思,例如認為一切法無常。當對此觀點產生篤定時,也就意味當下或剎那見到真實,即為「指認」。「修」是指產生篤定後,將篤定維持住,也就是「保任」。而「行」則是此真實觀點,不僅僅於禪修時,也在日常生活付諸實踐。如《大手印祈願文》裡所說:「斬斷增益淨依即見要,無逸保任見解即修要,精熟修義即最勝行要,唯願認定見修行三要。」

所以,對藏傳佛教修行者,對某個信念、真理、體悟產生「篤定」是很重要的。篤定幾乎等同原始佛教的共相觀(加行道與見道)。

產生篤定來自兩種方式:通案與個案

產生篤定有兩種方式:一是透過經論的學習,一是上師的技巧性指導弟子。透過經論的學習,是以知識層面著手。先透過聞思修—聽聞、吸收、思考,找到自己篤定的一個「體悟」,然後將此體悟透過禪修真正實踐。對一般大眾,這是相對安全不易入歧途的道路,也稱通案。

至於上師的技巧性指導弟子,如那洛巴與帝洛巴師徒。此為藏傳佛教真正使用「指認」這個詞的場合。上師「指」出真理,弟子「認」出真理,而得到「篤定」。然而,若弟子尚未沒準備好,即便上師指出,弟子也認不出來。因此這條道路的追求者,對上師的虔敬與集資淨障也就相對重要。

對於忙碌的現代人,要想安全且有效的斷德與證德,可以同時從聽聞經論,與禪修雙管齊下。坐而言,不如起而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此文章是羅卓仁謙佛法學習訂閱制學員每月一次的「共修行者」現場全日活動中,禪修主題課程的概要內容報導。

此每月一次的現場課程含早上的開放式齋戒共修,下午的信仰主題講座與主題式禪修課程,目前已進行兩年有餘,相關資料、課程紀錄都有完整的整理與條列在訂閱平台上。

歡迎加入與我們共同學習的行列:

羅卓仁謙佛法學習平台
課程優先報名資訊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