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文章:

Q2:請問老師,大乘的修行關鍵是什麼?

qa36

A2:

大乘的修行特色是藉由觀察受苦的眾生,培養自己無畏無量的慈悲心 ,而以自己有限或逐漸在增長的能力來幫助他人解決世間或出世間的問題。

大乘的慈悲心它可以說是一種技巧、或者說是一個過程,它不是結果,它是過程。慈悲心是怎麼樣的過程?慈悲心是帶領我們前往究竟解脫的一個過程。

因為我們如果要得到究竟的解脫,必須卸下二元對立的想法,而要卸下二元對一的想法,我們必須有更加寬容的心胸,要有這個寬容的心胸,我們必須培養慈悲心。

所以,慈悲心它其實是一種看似我們在為他人而造,實際的作用是對我們有著深遠,而且非常徹底影響的一種修持。當你自己刻意或不刻意在幫助其他人,解決世間或出世間的問題,甚至在密教裡都有強調說,你要有世間跟出世間的悉地來利益眾生。

但是修行真正的目的,應當像我剛剛說的是究竟的自由、究竟的解脫,那在階段性上面去協助他人,也是大乘很強調的:因為我們認為這種方式,可以幫助一個行者透過慈悲心,去讓他心胸更加寬闊。但是,我們可不能將慈悲心視為目的,我們可以視之為一個過程。

像在大乘經典裡強調,為了要利益一切眾生,所以我們要成佛,似乎把利益眾生是為我們的目的,但是,有趣的是,當你成佛的時候,你就不會刻意想要去利益一切眾生,而是自然而然的在利益眾生。所以,我想,以整個修行的架構來看,修行的終極目的,應當是希望可以得到完全自由的超越跟解脫吧。

各位可能會認為我這樣說很小乘,認為應該是為了一切眾生,而要得到這個究竟的解脫與安樂才對。

獅子賢論師對補處彌勒所寫的《現觀莊嚴論》寫過一個註疏,裡面有一段話談到菩提心,《現觀莊嚴論》對菩提心的定義是「為了利益一切眾生而希望證得學佛的果位」這種「希望」與「渴求」就是菩提心。

但是在獅子賢以及後期的一些學者的著作都有提到,這種菩提心應當是屬於世俗菩提心,並不是真正的菩提心,為什麼它會稱為世俗菩提心呢,因為它相對於另外一個勝義菩提心,也就是真實的菩提心。

勝義菩提心是什麼?舍利菩提心是一種我剛剛說的了解空性的智慧,就是勝義菩提心。

所以,我們可以說,對於一個大乘行者的初學者來講,儘管經論不停地說:「你要為了利益一切眾生,所以你要求得這個佛果。」但是在某些經論中有談到,這種說法是為了要鼓勵眾生有追求成佛的動力。

當然,並不是說成佛之後就不會利益他人,只是說這樣的說法是鼓勵眾生有這種強大的動力,以及培養他的這種強大的包容與慈悲,那他就會間接的影響到他的這種執著不會再那麼強大。

所以其實真正的目的,我們應當要說修行的一切行為,都應該只導向一個目的:就是讓我們自己可以得到超越與解脫。

當然,解脫之後,你自然就會去利益他人,這是連帶的。所以並不是說,我為了要利益他人,而我要來解脫。

大乘的菩提心尤其是世俗菩提心會強調說「為了利益他人,所以我要解脫!」這樣,但是其實我們要視之為一種方便、或一種技巧,讓眾生可以更加放下執著的方便,關鍵點是如果你抱持一種心態說:「我是為了解脫才要修行」,那它還是會帶有強烈的執著在其中。

大乘的精神,是透過這樣的方式展現出來的。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