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文章:
我嘗試的說去了解一切有部、經量部、唯識宗和中觀宗的差異,卻不得其門而入,請您解說。

一般來說,所謂的有部、經量部、唯識宗跟中觀宗在藏傳佛教裡面統稱為【四部宗義】,並不是說在印度裡面佛教就分這四部宗。其實分這個四部宗是藏人早期就有,差不多舊譯時期,滅佛之前就有這樣的記錄。

但實際上在印度,佛教的分類是更多更多的,包括早期佛教從原始佛教進入部派佛教的時候,第一次分裂,第二次分裂,到最後甚至有十八部到二十五部左右等等,多種說法這個部數,部派多少就不太一樣。還是屬於我們現在從後期佛教來說稱之為小乘佛教就有十八部二十多部,一般都統稱為十八部派。

到了大乘佛教就更複雜了,譬如中觀宗,然後唯識宗,這是最基本的兩個宗派嘛。其實根據現代的考證的話,還有另外一派,一般稱之為【法性宗】或者【真如宗】,比較傾向於外藏學派,可以說是三大宗等等,裡面還有很多分支的學派。

所以說,首先藏人為什麼要去掌握這四派的理論呢?

為什麼在藏人的記載裡面,對於這四部宗的理論提到這四部呢?主要的幾個原因是,因為到了藏傳佛教弘揚的時期,大概在公元七、八世紀以後,在印度的土地上面剩下的佛教教派變得非常稀少。大乘的話,基本上就我剛剛提到的中觀宗、唯識宗、還有法性宗比較常見。小乘的話,宗派還存在可能還剩下【說一切有部】和【經量部】,更直接來說【說一切有部】和【經量部】在那個時候已經極為式微了,尤其是在世親菩薩出世以後,變得沒有太大的影響力。

為什麼藏地會記載這兩個部派呢?

主要原因是藏地所採用的戒律是【說一切有部】,所以跟【說一切有部】有特別緊密的關係。另外一個,因為藏傳佛教非常崇尚【量學】,就是因明學。崇尚量學的時候,藏傳佛教所採用的課本,採用遵循的依循的典籍最主要是由陳那論師再傳弟子,也就是他的徒孫—法稱論師所寫的。

法稱論師寫這部論的時候,根據典籍上記載,是依照經量部和唯識宗共通的觀點來闡述量學、因明學。所以,經量部也保有一定的地位。

但另外一個客觀的事實是,在藏傳佛教裡面對於四部宗義,各宗義下的定義有時候並不是那麼全面的。以【說一切有部】來看,【說一切有部】最主要的一部論典叫【大毗婆沙論】,但是這部【大毗婆沙論】是在后期,大概是在民國初年。法尊法師才開始把它次第性地從中文翻譯到藏文,但現在有爭議性的是他翻譯得並不完整。

無論如何,這部【大毗婆沙論】大概到民國初年才完整地進入藏傳佛教裡面。身為有部這麼重要的論典這麼晚才成功進入藏傳佛教,可見藏傳佛教早期對有部的認識絕對是不夠全面的。

至於以唯識宗來看的話,藏傳佛教對於唯識宗的見解,尤其是唯識宗裡面有一部最重要的經典【唯識三十頌】,可以說表達了世親菩薩他一生的理論的核心和精髓。在印度記載裡面,很多論師對【唯識三十頌】作了很多的闡述和解釋。但在藏傳佛教裡面,【唯識三十頌】的注釋寥寥可數,最主要的一本則是由安慧論師所寫的。相對來說在漢地佛教,玄奘大師是屬於唯識派,他所有的義作裡面有一部非常有名的【成唯識論】;裡面就記載了唯識十大論師的看法,不但有十大論師的說法,漢地最主要是以護法論師為主。

藏地通行的安慧和漢地通行的護法兩種學說,雖然都是唯識派,但是之間有很大的差異,所以你可以看到,在藏傳佛教在探討這四部宗的時候絕對是不夠全面的,本來它手上的資料就稀少。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