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動如來 佛法觀點隨筆 最新消息

不動如來與金剛薩埵法門有什麼差異?

我們時常念到的迴向文中,有一句「願消三障諸煩惱」,其中的「三障」一詞,指的是「異熟障」、「業障」與「煩惱障」,其中的「業障」一詞,是我們最常誤會、被濫用,亂用的。
 

一、狹義與廣義的三障


嚴格來說,這三障之間是因果關係是,我們現在的痛苦可以歸類在「異熟障」,異熟障源於「業障」,而業障源於「煩惱障」。不過這三種障的分類方式,又可以分成廣義與狹義的兩類:從《俱舍論》等專業著作來看,只有「隨行煩惱」、「五無間罪」、「八難邊處」才可以依序稱為煩惱障、業障與異熟障,這是從狹義來看的定義。
廣義來看,一切會障礙我們修行的煩惱、業力與生心理的痛苦,都是屬於三障的範疇。
 

二、所謂「業障」


「障」一詞的定義,指的是阻礙、障礙我們培養內心的力量、快樂與善根。三障都有這樣的作用,所以稱為「障」。三障之中,煩惱障與業障是比較重的(俱舍論語),特別是業力──煩惱往往屬於內心的小劇場,當這個小劇場強烈到讓我們付諸行動,就變成了「業力」。所以說,業障是三者中,強大而粗重的存在。
不動如來的法門,最大的特色就是淨化業障,這在其經典《淨一切業障陀羅尼經》中可見一般。而不動如來淨化業障的特色,是透過其「不瞋怒」的力量,從業障的源頭──煩惱下手,透過持誦不動如來的咒語,先淨化眾生的煩惱,進而達到「淨除業障」的功效。
 

三、不動如來與金剛薩埵


藏傳佛法中,更常見的「淨除業障」本尊是金剛薩埵,許多人會進一步問:「那念誦金剛薩埵的咒語,與不動如來的咒語,差異在哪裡?」

罪障與業障

嚴格來說,金剛薩埵所針對的是「罪障」。「罪」一詞,指的是「犯戒」、「破戒」的行為。換句話說,金剛薩埵法門,以淨化佛法修行者犯戒、破戒的行為為主,而不動如來法門,則是廣泛使用在一切的「業障」。
一般人沒有接觸到佛法時,自然不會受持佛法的「戒」,也就沒有「破戒」可言、沒有淨化「罪障」的必要。但只要是眾生,就一定會有「業障」,所以不動如來淨化的方式,可廣泛運用於一切眾生的煩惱障與業障。

因與果

在密法金剛界(瑜伽部)中,金剛薩埵與不動如來,是同一尊如來的兩個形態:當他在學生時,稱為「金剛薩埵」;當他成佛時,稱為「不動如來」。「金剛薩埵」一詞是梵文的音譯,意指「不可摧擾的勇士」,這與大乘佛法所說的「菩薩」一詞相同,泛指所有發起菩提心,決定要成佛的修行者,內心那份不可被摧毀的純粹。
而在密法中,發起菩提心的完整象徵,就是不動如來,所以這兩者的誓願、效用,在某種程度上是承先啟後的。

懺悔與淨化

在淨化的方式上,金剛薩埵不動如來這兩者的法門,採用不太相同的途徑:金剛薩埵法門,以懺悔為核心,本質是「四力」懺悔,其中最主要的,是行者自身必須「意識到自己犯戒的錯誤」並「努力讓自己不再犯戒」,透過這兩股力量,達成「懺悔」的功效。

不動如來的法門,則是透過不動如來的願力,以其咒語、針對煩惱下手,進而淨化業障。既然金剛薩埵以懺悔犯戒為核心,那必然是一種「自修」的法門,畢竟懺悔時的悔恨,只有當事人能夠達成,無人能代者。不動如來的法門,則以所依力,也就是三寶的力量為主,透過咒語的特殊迴向,達成「利他」的效果。

必須注意的是,所謂的「淨化業障」,其真實意涵是「推延業障影響時間」或是「改變業障的質量」──在佛法因果不空的最大價值觀下,一旦造了業,除非我們解脫輪迴,否則它就會一直持續到結果為止。佛法的力量,是將其推延,或轉變其質量,但不可能會在沒有結果的情況下,憑空消除。

 

 


這是一篇與佛法哲學觀有關的文章:佛法生活化的核心,就是實踐佈施、持戒、禪定的三個核心,也是我們在討論、回答各位的問題,與設計線上和線下課程時的核心。

如果你想要更進一步的瞭解更多資訊或是提問,請參考關於我,或是加入我們的佛法共學計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