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法觀點隨筆 最新消息

日本僧侶戒法問題的探討:以說一切有部律檢視高野山真言宗僧侶戒體

這篇文章,是我2016年9月在輔仁大學一場研討會上的報告內容,在這裡將其中一段整理出來,供大家參考。

寫作此文的動機,是因為現行日本以外的僧侶往往都會視日本僧侶為破戒僧,只有在日本受過戒的僧侶也有些會自認具有圓滿的出家人戒體。除了歷史背景與文化發展必須互相交流與體諒之外,從純經論上的角度來探討這問題,未必不是另一條道路。

必須先聲明,此文章是以「高野山真言宗僧侶」作為範例,並以「說一切有部」受戒準則來探討,如果有朋友對這個問題有興趣,或者想要與我辯證,我都非常歡迎,但請以佛法因明學的基礎概念「極成」來進行,也就是以雙方都同意的文獻來討論,才有意義;否則我引用的是說一切有部,如果對方引用的是四分律,甚至是中國祖師對四分律的介紹,這就牛頭不對馬嘴了。
 

現實問題


現代日本僧侶往往會受到南傳、北傳各僧侶們視之為「不清淨僧」、「破戒僧」,主要的原因,是印象中的大多數日本僧侶都有食肉、飲酒、結婚的現實。據說,這件事情最早的源頭,是在明治五年四月二十五日發布的太政官佈告第一三三號,內文表面上「允許」僧眾吃肉、娶妻(肉食妻帶),但實際上以強制的手段宣布這條政令,以達到推翻幕府與佛教的目的。(此相關史實發展原因並不是此處的討論重點,如果有朋友能夠給予補充或指教,先行感謝。)我們必須理解,一個穿著僧袍、剃頭的人士肉食妻帶後,是不是「破戒僧」、「不清淨僧」,關鍵的原因取決於「他有沒有戒體」;如果他有受過戒、得到戒體卻娶妻,那就明顯是破戒的不清淨僧。然而,如果一開始他們就沒有得到戒體,那就沒有「戒」可以破了。此處所談的「戒」,是專指出家人的戒體,因為整個爭議都是以比丘戒來進行定義與討論的。
 

有得戒?沒得戒?


真言宗僧侶有沒有得戒呢?我們得先了解得戒的方式有哪些,再剖析真言宗僧侶有沒有透過這樣的方式得到戒體。根據說一切有部的薩婆多毘尼毘婆沙記載:

凡七種受戒:一者見諦受戒、二者善來得戒、三者三語得戒、四者三歸受戒、五者自誓受戒、六者八法受戒、七者白四羯磨受戒。於七種中,見諦得戒唯五人得,餘更無得者。善來得戒、三語、三歸,佛在世得,滅後不得。自誓,唯大迦葉一人得,更無得者。八法受戒,唯大愛道一人得,更無得者。白四羯磨戒,佛在世得,滅後亦得。

這裡明確提到,在佛滅之後,只有經過白四羯磨才能得到比丘戒,那下一個問題就是,真言宗的僧侶是否有透過「白四羯磨」得到戒體呢?

 

怎麼得戒?


高野山真言宗近年在圓通律寺傳授三壇大戒的課誦文「授菩薩大苾芻戒作法」中,共有十二個步驟:戒師表白、受者三皈、戒師勸發心、請師乞戒、受者懺悔、問遮難、受戒羯磨、戒師乞證、現相、說相、受者迴向發願、勸持。此處的第七的步驟(受戒羯磨)即是「向戒子宣說戒相,三問能持否。」而第八個步驟(戒師乞證)則是「仰祈十方三寶垂憐證明。」這兩個步驟中,到底哪一個是「正發戒體」,古代大德即有不同的看法,慧思、湛然等大德以第七個步驟的「能如法受持否」等文作為發戒的羯磨文,而見月、智旭等則以第八個步驟的「仰乞證明」作為羯磨正文。而圓通律寺的授戒文以第七個步驟為「羯磨」,也就是問弟子三次「你可以持守嗎?」來作為受戒的步驟,可見是比較偏向第一種主張的。
 

何謂白四羯磨?


白四羯磨,意指羯磨阿闍梨在十位比丘(邊地五位即可)前,稟告一次事件並進行三次羯磨,所以又稱「一白三羯磨」。根據根本說一切有部百一羯磨,傳戒進行的白四羯磨形式如下:次作白四羯磨: 大德僧伽聽:『此某甲從鄔波馱耶某甲求受近圓,是丈夫年滿二十、三衣鉢具。某甲自言遍淨無諸障法。此某甲今從僧伽乞受近圓,某甲為鄔波馱耶。若僧伽時至聽者,僧伽應許。僧伽今與某甲受近圓。某甲為鄔波馱耶。』白如是。 「次作羯磨:『此某甲從鄔波馱耶某甲求受近圓,是丈夫年滿二十、三衣鉢具。某甲自言遍淨無諸障法。此某甲今從僧伽乞受近圓,某甲為鄔波馱耶。僧伽今與某甲受近圓,某甲為鄔波馱耶。若諸具壽,聽與某甲受近圓某甲為鄔波馱耶者默然,若不許者說。』此是初羯磨,如是三說。真言宗現行的「三問能持否」羯磨法,與比丘戒的「一白三羯磨」明顯是不一樣的,可以推斷真言宗僧並沒有透過白四羯磨得比丘戒:也就是說,僅僅是在真言宗裡出家的行者,得到的戒體是大乘菩薩戒,但並沒有比丘戒的戒體,自然也就不是「破戒僧」。因為沒得過戒,怎麼破呢?下一篇將會討論真言宗僧侶在戒體上,與其他諸傳法師之間的特色差異。

 

.認識覺醒觀點

 


這是一篇與佛法哲學觀有關的文章:佛法生活化的核心,就是實踐佈施、持戒、禪定的三個核心,也是我們在討論、回答各位的問題,與設計線上和線下課程時的核心。

如果你想要更進一步的瞭解更多資訊或是提問,請參考關於我,或是加入我們的佛法共學計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