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文章:

原始佛法對業的看法

婆羅門教,主張生命是輪迴的循環,而非從出生一路發展到死亡的線性生命,雖然這樣的立論很獨特,但是仍未提出具體輪迴是如何運作的論述;輪迴說讓雅利安人解釋種性制度存在的合理性。印度沙門主義興起時,各派思想百家爭鳴、莫衷一是,但其共通價值則為反婆羅門教:當時最有名沙門主義共有六師(即六師外道),加上佛法、共有七派,經由兩千多年的洗禮後,現在主要剩下佛法跟耆那教。

其中,耆那教對業的態度既謹慎而恐懼:他們連走路都怕踩死蟲子,更是嚴格的素食主義者,對業的關注非常講究。反觀佛法:佛陀在原始佛教,主要是關注在「苦」上,從尋求如何斷除痛苦、發現其根本原因是我愛、煩惱、無明,開展斷除苦因的戒定慧修行,而並非關注在業上,因此對業的認識留下給後代論師討論的空間。

部派佛法時代對業的看法

佛法發展到部派時,其中的真有論者──說一切有部,認為業運作是客觀事實,例如:波斯膩王供十萬燈即有大功德、牛聞到經典可以造下善業等,是無關主觀的客觀事實,決定了業;在這樣的說法下,業是屬於色法、類似物質,雖然並不一定看得到,但真實存在,造業者會透過這個循環,得到某種結果。相對的,是顯有論者──經部的主張:他們認為業的運作是主觀事實,例如貧窮女子費盡心力與資源供一盞破燈,因為心強烈的參與,所以會產生勝於波斯膩王的大功德。這樣的說法背景認為業是屬於種子,會因為主觀的改變而增長。

大乘思想對業的看法

大乘佛法帶有浪漫、瀟灑與重視抽象之心的特色,對業的看法在唯識學派則有很深度的探討:後者從經部的種子說,過度到至唯心,認為心會被心念所薰染,是否造業視行者的「心理負擔」大小決定,心理負擔越大薰染越強烈。例如在電玩遊戲殺人,與真實拿刀殺人相比,心理負擔小得多;但是現代戰爭射飛彈宛如虛擬遊戲,反而殺意對心理的薰染沒那麼強烈。而且,薰染強度會隨著心態的改變而增減,例如一個小氣鬼要變正常人,心理改變的薰染很強,但是一旦變成正常人後,之後的慷慨行為就不會像小氣鬼時的心理薰染得那麼強烈。

大乘佛法的消業法門:懺悔

懺悔意涵是做錯事更正,但大乘佛法將懺悔意義的價值提升──透過心的改變而改變業果。其又將懺悔對業果的改變分為四種力量,分別是:一、拔除力,承認過去做錯,對傷人又傷己的薰染產生弱化。二、防護力,未來不再做,不再讓心繼續增加薰染。三、對治力,屬於法的力量,非行者本身可以決定。四、依止力,來自三寶的加持,這也非行者本身可以決定。因此當對治力、依止力的效能不變之下,變得必須是自己,行者自心懺悔過去的不是、對未來承諾不再造作,才是改變業果質量的關鍵。

概言之,業的本質,即是思想、心態,所謂的「薰染」,其實都是在心態上調整。重要的是,在佛法的世界觀中,「業」可以說是屬於最表層、如同海面的波濤湧浪;而行者理應進入到海水中層、亦即心理的種種煩惱來做調整,再往下到海底,則是無明。

從唯識的角度觀之,要改變業力可以靠心的薰染,若要改變煩惱需要靠止禪的訓練,改變無明則需要靠觀禪的訓練。也就是說:原始佛法中,佛陀並不這麼重視「業」,正如原因在於業不過是表面的結果,深入的煩惱與無明才是要關注改變的重點,因此在原始佛法目標在涅槃時,並不重視懺悔法門;但對於大乘佛法,必須發願回到輪迴中的菩薩來說:在漫長的成佛道路上,必然會受道善、惡業果的影響,因此避免受到業果的妨礙,就需要懺悔法門,所以說,懺悔法門可以說是大乘行者必備的基本功課。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此文章是羅卓仁謙佛法學習訂閱制學員每月一次的「共修行者」現場全日活動中,禪修(信仰)主題課程的概要內容報導。

此每月一次的現場課程含早上的開放式齋戒共修,下午的信仰主題講座與主題式禪修課程,目前已進行兩年有餘,相關資料、課程紀錄都有完整的整理與條列在訂閱平台上。

歡迎加入與我們共同學習的行列:

羅卓仁謙佛法學習平台
課程優先報名資訊

 

0/5 (0 Reviews)

文章分享:



相關文章